<strike id="n1brj"><i id="n1brj"></i></strike><strike id="n1brj"><dl id="n1brj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n1brj"></span><strike id="n1brj"></strike>
<th id="n1brj"><video id="n1brj"><ruby id="n1brj"></ruby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n1brj"></strike>
<span id="n1brj"></span><strike id="n1brj"></strike>
<strike id="n1brj"></strike>
<span id="n1brj"></span>
<span id="n1brj"></span>
<strike id="n1brj"></strike>
<strike id="n1brj"><i id="n1brj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n1brj"><i id="n1brj"><del id="n1brj"></del></i></strike>
旅游業走出危機,再次繁榮的路徑到底是什么?
發布時間:2020-09-05     作者:文旅幫   分享到:

旅游企業能夠在戰勝疫情中和市場伙伴相濡以沫,構建共同的市場利益共同體,這是旅游行業抗擊疫情走向成熟的表現。


國家層面


國家層面的應對是旅游業恢復和復蘇的前提和基礎,各國普遍采取了積極干預的措施,其中對旅游業有決定性影響的是兩個方面的決策:
1、幫助行業維持運營,也就是救急、救困這方面的措施。
2、平衡經濟重啟和疫情防控方面的措施。

20200924_193843_039.jpg

對于大家采取的積極干預措施,雖然很多都是普適性的措施,是一攬子刺激計劃,但是旅游企業、旅游行業,在其中得到了很大的幫助。比如美國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,比如中國的減稅免稅,各種綜合性的措施。


各國還有很多自己的靈活措施。


阿根廷建立了一項緊急救援的項目,幫助旅游業發工資;中國退還了旅行社質量保證金;西班牙為航空公司減稅……天災面前各國政府都在盡力而為。
但是在平衡經濟發展和疫情防控,這樣一個重大決策上,各國應該是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考驗,也都在尋求一種平衡,比如說美國在5月份經濟重啟之后,病例飆升,又重新延后了重啟方案;新加坡已經放松了管制,由于第二波疫情的壓力,又重新實施回限制措施;中國5月份重新開放,因為6月北京等地的局部疫情,又實施了局部的交通和流動的限制。
就是在這種反反復復的過程中,各國政府認識到,解除旅行限制,要對重啟帶來的挑戰,要有更多準備。延遲重啟可能會加大旅游行業的損失,但是如果操之過急,會欲速不達,會給旅游業和經濟的長遠發展帶來一些深刻的影響。
在行業恢復的第二個階段,各國大多采取了四方面的措施,有一些共性。
第一個方面,各國復蘇都是逐步的、差異化的。疫情具有不確定性,所以旅游的復蘇必須是漸進的過程,必須是分時段、分區域、有差異化的重啟。有些國家有一些經濟部門在第一個階段就重啟,比如美國餐館業是在第一個階段重啟,其他的旅行活動在后面的階段才能重啟;中國是分區域、分時段,5月份開放了區域內旅游,7月中旬開放跨省旅游,國際旅行現在還在恢復和等待之中。
旅游業的各行業在疫情之后的恢復是有規律的,應該是從餐館業到酒店業,然后是航空業,所以建議各國政府考慮這個趨勢,給不同的行業以有針對性的支持。
第二個方面,確保旅行安全。各國政府制訂新的安全標準和流程中,更多的和私營部門,和企業,和旅游業DMO組織合作,同時也建議DMO組織和旅游業的行業協會,積極地參與新的安全機制的建設,建立新的安全信任,所以WTTC發布了新的全球旅行安全的全球協議,美國的旅行業協會發布了新常態下旅行的技術導則,還有阿根廷、摩洛哥,西班牙,各國都發布了很多新的旅游安全協議。其中西班牙發布了17份指導文件,并且把他們20多年來提升旅游質量的機制運用到安全機制上,通過頒發安全旅游證書的形式,使所有的流程能夠得到落實。
第三個方面,大家都在積極地刺激旅行需求,各個城市都在做很多的工作,“芬蘭旅游的100條理由”、摩洛哥的“再見摩洛哥行動”。特別需要注意的是,國際旅行方面,有很多疫情管理相似的國家,正在嘗試通過開放旅行“長廊”或“泡泡(Travel Bubble)”(OECD,2020),用這種點對點的方式來發展國際旅游的重啟。
第四個方面,關于旅游業的變革,反思旅游業的變革,課題組總結了很多經驗,其中有三句話要說。
1、具有遠見的各級政府正在借此化危為機,解決旅游業長期的結構性的問題,比如說游客過多,比如說環境受阻。
2、促進旅游創新。各國都希望旅游業恢復之后,不是簡單的恢復,而是進步和提升,所以大家鼓勵新的業務模式,鼓勵數字化,鼓勵相互聯系,鼓勵中小企業創新。
3、大家都特別希望關注國際社會交流、交往的秩序和穩定。
旅游業是從切身體驗中認識到沒有社會交往,沒有安全健康,沒有人身安全,就沒有旅游。所以,旅游業希望加強國際合作,加強地區交流,刺激旅游消費,推動旅游業變革,因此說旅游業是促進國民經濟恢復的重要力量,也是反對逆全球化的重要力量。


城市層面


城市是旅游業應對和復蘇的節點和關鍵,在應對新冠疫情危機的過程中,城市做了三方面的工作。其中最重要的,對城市給予最大壓力的是解決就業問題,因為旅游城市,旅游業占GDP的比重都比較高,巴塞羅那是18%,卡薩布蘭卡是15%,北京是11.5%,洛杉磯是5%,正因為旅游業比重高,這次的壓力失業裁員問題就比較嚴重。所以,城市當局和DMO組織積極協調各種政策,同時尋找機會幫助旅游企業解脫危機。

20200924_193843_040.jpg
比如說,用協調企業的接待能力去支持醫療需求,緩解企業的壓力。同時,必須依靠政府,依靠社會,依靠跨部門合作,像巴塞羅那的經濟協調響應中心,北京8個專項工作組,在這些協作機制中,DMO組織,一要代表旅游企業發聲,二要協調各種資源,三要爭取政府的支持,四要團結行業共同自救。
在行業恢復的第二階段,城市也是做了四方面工作,有很多的舉措是城市這一個層面最容易落實,最有利于落地的。比如說技術創新,比如說刺激消費,洛杉磯給消費者直接發放補貼,巴塞羅那、卡薩布蘭卡,按照企業大小、用工規模,給企業以補貼。北京對餐館、酒店,直接給予消費額的30%的補助,直接打在供應商的賬戶里。

行業層面


業是經濟恢復的動力和引擎,這一次在應對危機和行業復蘇中,旅游行業經受了考驗,主要的旅游企業,各國的企業都經受了考驗,可以用三句話來說說我們觀察到的對旅游企業的認識。
第一句話,和游客一起分擔損失。當大量的退單潮席卷而來的時候,企業免費為游客退單、退款。
第二句話,和員工一起共渡患難。像阿拉斯加航空、萬豪國際、攜程,他們的管理層自愿降薪,自愿棄薪,困厄共擔。
第三句話,承擔社會責任,特別是酒店行業,為抗擊疫情出錢、出力、出人。
現在我們正在進入疫情和市場重啟并行的第二個階段,在這個階段,我們全行業的目標只有一個,重建市場,有很多方面已經開始了提升和進步,歸納起來就是五個方面:
1、基于移動終端,我們的支付系統、運營系統更加便捷完善。
2、自助服務終端,機器人、智能終端在服務場景中常態化運轉。
3、線上線下的旅游服務無縫對接,加快對接。
4、立體的媒介為旅游游客提供了更多的選擇。
5、旅游大數據為各級政府增強服務能力提供了參考。

 

最后,用兩句話來總結。
第一句話,旅游企業能夠在戰勝疫情中和市場伙伴相濡以沫,構建共同的市場利益共同體,這是旅游行業抗擊疫情走向成熟的表現。
第二句話,對于世界旅游業來說,在前所未有的困難條件下,形成國家、城市、目的地政府、企業和游客的共識,建立新的共擔、共享的旅游合作機制,這是世界旅游業走出危機,再次繁榮的確定路徑。